楓草鈴瓔

|湾家| 乐柔only乐柔双担

组织门牌号:486874293
随时欢迎你来♡

1:1限定,偏好英杰&家兴相关、叶蓝

小烛点不明长夜
你俩却是异于星与月的火光
千万个不同的世界里
只愿你和妳相守与共

他们是我的光💖

【乐柔/张佳乐生日4H】梦之旅


*梗来自瑶儿和狗年四十题💚

*张佳乐生日快乐!





有回夏休张佳乐和唐柔约好要去度假,时间不长,就七天日子,不问世事只专注眼前佳人。这计划几只小猫知道,没传出双方战队之外,两人也乐得轻松,一阵思量过后买机票飞往台湾,和唐柔叔父借了栋近海别墅住下。

北台湾的淡水海风徐徐、空气新鲜,摊贩景点观光区自然少不了,结果这些新奇玩意他们都不急着找,一进屋子把行囊分完就像着了魔似地窝在一块呼呼大睡,也不晓得有多累,一睡就睡去好几个钟头。

这段时间两人同时做了个梦,不科学但非常真实,竟还能在梦中对话……事后回想起来,真的是相当魔幻了。 



张佳乐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回过神,觉得整个人有些奇怪但说不上哪里怪,就是感觉头顶的重量好像不大对?

摸了半天才隐约得知自己好像长了对耳朵……在头上。对对,就是狗耳朵那种,长长的三角型,薄薄的,不像猫,所以就是狗了。

张佳乐在茫然之余觉得这是场梦便欣然接受了这种人设。

看看周遭空无一物,只有满地的绿草和耳边传来的阵阵风声。

好了,至少该有个任务导览吧?

既然是潜意识的杰作肯定逃不了天天都在接触的网游系统,正当他认为身在梦中无所不能的时候世界便送来了一场横祸。

黑影笼罩全身,瞬间天黑的诡谲实在太过鲜明引他抬头一望,可还没看见个啥就被狠狠重击在地。

张佳乐喊疼都没时间,只知头晕目眩不晓得自己成了什么状态。

忽然有个莫名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轻轻地嘟嚷了声,甜甜小小的,像带着莓味儿的气泡水,挠得他心里一通痒。

「太好啦,你也在。」对方反应很快,没碰到什么奇怪的部位便迅速起身,扶着他的肩又笑着拍拍他的脸,问道:「没事吧?」

「还行。」张佳乐睁开眼,看见他料想中的那人也没什么意外,倒是比较在意地问:「妳是我梦里的NPC么?」

空降太特么浪漫了,只希望登场方式可以温柔点。

「好像不是。」唐柔摸着自己头上的小垂耳,一路落至耳根旁的细碎短发,「看来你也不是我的NPC?我们都是玩家。」

「嗯哼──」张佳乐望着对面的犬耳娘心如止水,仿佛散发着一股王者之气,「那么唐小姐,妳对于现在的状况怎么看?」

「顺其自然?」唐柔笑着说,「挺好玩的嘛!」

「我也觉得。」张佳乐点点头,猜测道:「等会可能还有其他人出现?不过咱们也别在这枯等,随便走走吧!」

唐柔表示同意后两人便起身,相当随意地散起步来。

张佳乐边走边看她,说垂耳狗可萌了,不管谁搞的先给这人设点赞。唐柔看不见自己就跟着打量张佳乐一番,哎,耳朵有点像狐狸,说帅嘛还是比较偏萌,半点违和感都没有,真想偷捏一把。

二人一路聊天没怎么细看脚边,以至于张佳乐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唐柔停下脚步扶住他,霎时鼻腔内嗅到了厚重的泥土气味。

低头一瞧,先前的草地消失无踪,眼前只有阴阳怪气的灰汁色浓雾和一池池低洼的泥沼。

这场景切换的方式也真够任性的……两人心想。

受到污染的黑木上缠绕着藤蔓,看来无法轻易碰触,似乎也没法走回头路的样子──且说,他们并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。

「可以放技能吗?」唐柔试着挥挥手,然后想起手上连平时的矛都没有,若是真能成功不就换了个职业?

反正是梦嘛,严谨度啥的也就笑笑,可结果并没有成功使出来。

「我来试试。」张佳乐比了个枪的手势。

然后砰砰砰三声,对面的树便倒了。

……

二人面面相觑。张佳乐再试一次,往天空画了个弧,砰砰砰砰砰砰砰,无论是声音还是效果都确实表现了出来。

唐柔觉得有些委屈,怎么她就没法玩了。

「你试我这个?」张佳乐拉着她的手一起摆了个中二姿,结果还是没用。

「会不会我是个以为自己是玩家的NPC?」唐柔说着捏了捏自己的脸。

「等等,我想想。」张佳乐不放弃,游戏是要一起玩才好玩啊,更何况这个队友还很强。

他伸手一摸连身裤的口袋发现有几颗小珠子,摊在手心瞧了半晌,灵机一动把其中一颗弹了出去,而后珠子所落之处掀起一阵滔天巨浪般的大爆炸。

啪唰唰唰唰──

溅起的泥泞四处乱喷,两人赶紧抬起胳膊保护脸蛋。

唐柔拍去手上的污泥,不仅软黏还有些湿,可能是添了犬属性的关系,混浊的臭气异常强烈,让她忍不住皱眉。

张佳乐蓦然两眼放光转过头来,说:「行了我懂了!妳用手砍空气试试!」

唐柔也没问就动了手,举个手刀往空无一物的空中一个斜劈,狠戾而鲜明的音效唰地划破了斩击点的中心往外冲起风劲,刮飞了四周的落叶。

「妳是矛系的战斗法师,就用战法的感觉去使。」张佳乐信心满满地说。

「哦……」唐柔看着自己的手,感觉好像理解了什么。 「我懂了。」

「好,妳看能不能把这些泥滩切开弄出条路。」

「真有创意。」唐柔笑笑,随后接到张佳乐一张「妳也不想再被泥喷得满身都是吧」的无奈表情。

于是她微微弯了身,往地面一个直劈,沼地就像被看不见的墙隔开似的,切面清晰地分成了两半。

还真能啊?两人又是欣喜又是无语。

唐柔一路劈劈劈,除去周边有雾以及这地儿味道实在太难闻之外是没什么障碍了。

而后又是一个突然的变化。

景色在眨眼的瞬间改变,跳到阳光明媚的树林之中,无论是哪处都和前一地差个老远,画面美不胜收。

两人的步伐慢了下来,最后干脆坐在地面上休息。

「不如就在这儿醒来好了。」张佳乐说着,煞爽地躺了个大字,透过林叶感受着阳光的气息。

「太快了。」唐柔恋恋不舍地在空中比划,这才刚过第一关到安全区稍坐片刻而已,理应来说还该在闯个十关才对。

「那有啥,我们可以再来好几次。」

张佳乐毫无根据地说着,唐柔却没有回答不可能。

这是一个按照意念构筑而成的世界,有想一起冒险的人,有小小的挑战,也有温柔宁静的处所,还有他们最为熟悉的力量。

世上没有不可能,只有自己所认为的不可能。

「听说淡水的渔人码头晚上很美,还可以逛老街。」张佳乐话锋一转,谈起三次元的事儿。一面说着从网络上查来的淡水景点一面抖抖耳卖萌,问:「怎么样?」

「去呀!」唐柔好笑,这趟就是出来玩的嘛。 「那就暂时在这里登出吧?」

具体该怎么做他们也不清楚,唐柔只是跟着躺在了地面上,就和他们入睡时的姿势一模一样。

地面缓缓窜出飘着粒子的白光,张佳乐发着呆,忽然说:「要是下次没有狗耳我会挺难过的。」

「兔耳、猫耳?」

「狗比较可爱。」

「那就一定是狗了。」唐柔笑,「你喜欢什么就会是什么。」

张佳乐也笑,问:「那妳喜欢什么?」

「好看的我都喜欢。」唐柔说,「比如你这样的。」

论被女票撩时该如何回应……张佳乐边想着玩梗标题,消失在白光之中。



傍晚时分,张佳乐和唐柔在铺着绒毯的地上悠悠转醒,额上挂着细碎的汗珠。

唐柔揉揉眼,问道:「果然是作梦吧?」

张佳乐迷迷糊糊地点着头,说:「六点啦?差不多可以准备出门了。」

两人把东西装到简便的小包里,换了套衣服,然后在临时住家的门口会合锁上门锁,在天黑之际出发。

张佳乐转动钥匙,铁圈上的荣耀挂件敲击在一块儿铃铃作响,像在哼着轻快的小曲。

和他的心情如出一彻。


Fin-


被我乱搞一通+完全偏题对不起心瑶儿!!(顶锅盖)祝我们乐生日快乐!今年也继续爱你♥♥♥

ps渔人码头是约会圣地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评论(3)
热度(18)
©楓草鈴瓔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