楓草鈴瓔

|湾家| 乐柔only乐柔双担

组织门牌号:486874293
随时欢迎你来♡

1:1限定,偏好英杰&家兴相关、叶蓝

小烛点不明长夜
你俩却是异于星与月的火光
千万个不同的世界里
只愿你和妳相守与共

他们是我的光💖

【乐柔】今年份的新年快乐!


*私設很多很多(*´ω`*)ノ






距离卖萌就有红包讨的年纪时隔许久,张佳乐早就习惯过年大出血的命运了。

每年春节回家孝敬父母理所当然,可他家连着三条巷弄的孩子们总熟门熟路转到面前,嘴上软软地说乐哥哥好久不见可想你了,眼底却亮晶晶地泛着淘气。

小毛头不说十也有九,全围上来可得面对一场艰难血战,为省麻烦他总会先把小红包准备妥妥塞在口袋,挨个摸完头揉完脸才发。

今年带唐柔回老家前和她提了这回事,闻罢女友那一脸新奇和兴奋让张佳乐有些哭笑不得。

「全是熊孩子,不好玩的。」他语重心长地劝阻所有过于乐观的想法。

「小孩调皮点很正常啊!」唐柔反是更加兴致勃勃,「你以前都只发红包?要不要今年多买些糖一块送?」

「说啥呢,我妈每年都放一大碗糖在门口,就是这么引来那群小蜜蜂的。」张佳乐表示那个怨啊,连续几年愣是一颗薄荷糖都抢不到。

除此之外,市场大妈煮的免费小汤圆、杂货店大伯送的小玩意儿、街访邻居聚在街头合唱新年好……他拿手比划这个那个,全是家乡历年来的新春节目。

张佳乐得意地说这些活可不是哪都有的,就他们那块小地自个热闹热闹,过个年颇有把春芽提早唤醒的气势。

唐柔恰恰相反,碍于父母工作忙碌,过节是一年比一年平淡,不过一家子都不怎么在意,该聚的时候总有办法见面,要说年过得普通就是感情差她可不同意。

在记忆里,去给亲戚拜年时顶多见到几个小孩,打打招呼便罢,红包也不需要她来烦恼,因此张佳乐口中的现象让她特别感兴趣。

「我也准备点吧,你都包多少?」唐柔问。

「不用不用,那些顽皮蛋就是讨个钱买零嘴,多了还要给阿姨伯伯唠叨。」

「还有这样的?」她笑。

张佳乐的老家唐柔去过一次,几条巷子的汇集口就是市场,充斥着生机勃勃的劲儿令人倍感亲切。

除夕一早他们搭火车过来,步行进入市场。这个早晨风凉但不算太冷,他们挤在人群中买了几包米花团和四碗红糖饵块便匆匆回家。

张家两老待在客厅喝茶,耳闻门铃赶紧给两人开门。众人寒暄一阵,顺道把红糖饵块吃了干净,张妈妈一看时间,说该开始准备年夜饭了。

唐柔自然跟去厨房帮忙,张佳乐就和张爸爸两人整理起铺在木架上的青松毛。

父亲面容健朗,就是手臂消瘦了些。他老人家眯细眼,扳了扳老花眼镜,说:「这是今年我和隔壁老方去山上弄来的。」

「啊?」张佳乐吃惊,自家父亲左脚不好又易疲,往年都是直接上市场买现成的,哪想还爬山摘叶去了。

「你妈喊我去能怎么着……」张父叹了口气,「说要常运动,叨得耳长茧。」

「哈哈哈!」张佳乐一掌拍上老父的肩,犒劳似地揉了几把,「辛苦了啊老爸。」

两人把青松毛铺在小桌旁的地面,完事后又拿纸灯笼到屋外把家门前布置一番。

大门左右的春联早早贴好了,就在进门前他和唐柔才看见那对年年不换的红字条:竹报平安平安福,花开富贵富贵春。简单粗暴的贺年词就是张家的风格,对此唐柔表示喜庆之中仿佛带着一股萌萌哒的气息,还挺不错的。

张佳乐走到平时用来晒衣服的铁杆前,拉了拉上头的细绳,抬头给灯笼系铁丝,邻居看见张家这常年在外的小伙子便喊了他一声。

「杨姨好,刘姨好。」张佳乐一副乖巧脸蛋,「除夕快乐!」

「除夕快乐,听说今年带了女孩子回来啊?快喊出来给姨看看!」走在一块的两位妇人是附近的八卦龙头,消息如此灵通没什么意外,从小到大张佳乐也应付得惯了。

「帮我妈做饭呢,晚点才出来。」他笑说,「等会叫孩子们来找我拿礼物吧,都准备好了!」

「好啊,谢谢了。」两女掩嘴嘻笑,「你们等会逛不逛庙会啊?」

「逛的逛的。」张佳乐点点头,「晚些儿。」

「好好,去忙吧。」

送走两人张佳乐又重新领回任务,结果父亲已经弄好了大半,眼尾瞥着他说:「给那两娃子知道,你们去庙会可别想好好玩了。」

「我想也是。」张佳乐苦笑着耸耸肩,「明早再去吧?今晚我们要打牌来着。」

老父眼睛一亮:「哦?」

张佳乐淡定道:「不赌钱啊。」

「臭小子,真没志气。」张爸爸一骨子天理不容的愤慨,「现在都有胆骗你刘姨杨姨了。」

这跟那什么关系。张佳乐无语地皱皱鼻子:「庙会开始她们哪还记得我啊,肯定热闹去了呗,没事儿。」

接过父亲手中最后一个灯笼,他转头轻笑:「要不咱俩先来一局吧?」





一桌菜肴布齐,唐柔准备去给门前的芦荟浇水,就见张家父子怪模怪样地蹲在地上拿树枝戳土,随后一声「将军!」惹来张佳乐的惊叫。

他趕緊朝唐柔招手,「柔啊!我把咱们过年资金败光了!」

「我有带卡呀。」唐柔毫不迟疑地说着,正想来参一脚,结果走进一看发现两人这不在玩OOXX么……一下子兴致全没了。

张佳乐嘴上喊苦也是做效果,压根没赌啥呢。倒是借机把口袋一包镶着金葱的红包交了出来,口吻认真道:「爸,新年快乐。」

「拿回去拿回去。」张父摆摆手,按着膝盖起身,张佳乐又是勾着他的胳膊帮了一把。

「你就收着吧!」张母靠在门边,左手指尖夹着一模一样的金葱红包。

唐柔和张佳乐对视一眼,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。她方才可也煞费苦心撒娇卖萌才得以完成任务。

「我们一块儿准备的,请您收下。」緊接著唐柔一个鞠躬,张佳乐也迅速弯了九十度。

张爸爸无奈,伸手接过儿子手中的那包沉甸甸的礼袋,眉宇温润了几分,「谢谢啊。进屋吃饭去吧。」

两只小年轻笑咪咪地点头,缓步跟着进屋。

张家年夜饭十道菜,四个人也吃得够撑。几碗长年菜汤下肚身子暖呼暖呼的,大家开着电视聊天吃饭,在晚些时候,熊孩子便成群结队的来了。

张唐二人走到屋外,一群小孩子蹦蹦跳跳地围了上来,所有目光都放在唐柔身上。

「大姐姐除夕快乐!你是乐哥哥的女朋友么?」小女孩问。

「除夕快乐。是这样的。」唐柔笑。

「姐姐妳好漂亮啊!要不要等我长大跟我结婚?再几年就行了!」一个小男生眨着眼睛,话一说完立刻遭受十点双拳揉脸攻击。

「小子吃我这招!」张佳乐倔着嘴和一个十岁孩子较真。

「姐姐,我们佳乐哥哥麻烦妳照顾了。」两名看似双胞胎的小女生礼貌的点点头,「他人很好的,请妳不要讨厌他。」

唐柔给这话逗乐了,摸摸女孩们的头说:「不会的,我才受他照顾,谢谢妳们,不用担心。」

「姐姐为什么会跟乐哥哥在一起?」

「姐姐你们怎么认识的呢?」

「你们什么时候要结婚啊?我可以跟妈妈去参加结婚典礼么?」

五花八门的问题一涌而上,张佳乐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唐柔笑着一一回答,有些像是帮家长代问的奇怪问题就装迷糊带过去。

孩子们的新鲜感迅速结束后便开始认真讨红包,尽管张佳乐说不用,唐柔还是好好准备了每个人的份。

「谢谢姐姐!」

「不客气,我们明年也会见的。」唐柔说,「我叫唐柔,以后叫我的名字就好。」

一句又一句的柔姐姐此起彼落,张佳乐莫名觉得有些开心。

乐哥哥也谢谢!孩子们凑过来你一言我一语,手上捧着两袋小红包,又没忘到后头窗边的碗里拿糖,和张妈妈道賀后便一块跑走了。

街边挂着的红灯笼光芒笼罩,孩子们的脚步参差不齐地点在水泥地上,他们循着远远传来的热闹歌声跑去,一下就消失在了视界的尽头。

唐柔和张佳乐转往屋侧的木板地上,边吃零嘴边玩扑克,两人也没什么能玩的,几轮心脏病過去张佳乐就打起呵欠。于是张爸爸搬了象棋盘过来,干劲满满地开局,张妈妈则切了水果拼盘在一旁边吃边瞧。

十一点多两老耐不住困回房睡下,唐柔和张佳乐便把东西收拾收拾,待在原地聊天。

「今天这样会不会太累?」张佳乐问。

「不会啊,很开心!」唐柔真诚地说,「明天要去庙会吧?我很期待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张佳乐轻笑,「明天肯定让妳玩得更开心。」

他们在一块看微博的搞笑影片时迎来了午夜零点。

今年没有震耳欲聋的爆竹声,可人声鼎沸,在不远不近的某处顺着风而来,周遭仍只有月光倾泻的温和寂静。

「新年快乐!」

互相道贺,为新的一年筑起新的起点。

愿你我万事如意,今年也请多指教。


FIN-

评论(2)
热度(22)
©楓草鈴瓔
Powered by LOFTER